目前人在霹雳的深渊中(๑•ั็ω•็ั๑)

我的galgame不可能这么真实 03

叶小钗在电脑前已经坐了近三个小时。天色已经很晚了冬天的夜里一向是很冷的,叶小钗的手脚都有些冰凉,但他还是坐在电脑前。

当一个你以为本来只是普通的galgame突然出现了意外的属性,叶小钗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毕竟这是一个从来不玩黄油以及各种美少女游戏的乖孩子。

说不定只是自己想多了呢。

看着游戏两眼含笑的天踦爵,叶小钗还是点了继续剧情。

『……』

『我不清楚天踦爵此举何意,只看着他,并没有动身』

果然是想多了啊。叶小钗心想,只是普通的武侠故事啊,并没有美少女,也没有奇怪的倾向,狂刀最近这是爱好变了啊。

『天踦爵叹了口气,又笑道:』

“你想什么呢,我不过是让你保存体力好应付晚上的行动,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

『…不必了。』

“你是害羞了吗?”

『天踦爵一脸好奇的样子盯过来,整张脸都是想笑不敢笑的样子。突然贴近耳侧以极快极小的声音说道:』

“有人在跟踪我们,先躺床上去佯装休憩,让他们放松警惕。”

『说完还是那副嘲笑我害羞笑意盈盈的脸,仿佛刚才说话的不是他一样。』

『不知为何很信任他,没有怀疑过他说的话,起身走向床边。用心音对他说:我睡外面,警惕他们。』

“哎呀呀,这么体贴我。”

『一边往里面躺着,还要一如既往要说些话调侃,我总觉得他是故意的,虽然并不讨厌…』

突然又出现了选项,叶小钗对这游戏里的选项已经不抱什么期待了,总之都很奇怪!

『1.与天踦爵保持距离 2.靠近天踦爵 3.请选2否则将无法继续剧情』

……

果然不出叶小钗的意外,这游戏的选项果然很有问题,总觉得游戏制作组已经放弃治疗的样子。这已经不是明示暗示你选了,因为选其他选项也无法剧情。在经历过之前的选择后叶小钗好像已经习惯了这个游戏的套路,不如就按游戏的指示走下去吧,毕竟他现在只想能够完整的继续剧情。虽然他也很奇怪靠不靠近天踦爵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重要剧情节点,可游戏既然郑重其事的要求你选,只能想说不定后面会有解释。

毫无压力的点了选项2

『不知为什么突然想往天踦爵那边靠近,默默移到他身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啊,叶小钗都想拍桌子大喊,这到底是为什么啊!这游戏看起来还是很有问题,所以我真的没多想?虽然叶小钗很支持友情上攻略天踦爵,但直觉告诉他,这游戏不会这么简单!

『天踦爵似乎感受到你的触碰,侧身面对你,问道:』

“大侠不休息,是想找天踦聊天吗?”

『天踦爵用目光灼灼地盯着我,我毫不避讳的回视,看着他红色的双眼,总觉得有些说不出的熟悉,仿佛从前见过一样,然而在我的记忆里的确没有一双殊异的眼睛,如果见过,我定不会忘记。但熟悉感却像云烟一般萦绕周身。这是一个我既熟悉又陌生的人。』

啊,原来如此,靠近天踦爵才能知晓他是主角熟悉的人物,可这描述却十分暧昧不明,他们俩以前到底是认识还是不认识呢。不过叶小钗总算知道主角为何对天踦爵那么信任了,明明是个职业杀手却对陌生人毫无芥蒂,对他所说总是从不怀疑,只是因为这种莫名的熟悉感?

『刚想用心音询问,天踦爵却突然眼神示意我门外有人。正欲查看,天踦爵却拉住我』

“别动,现在去可就打草惊蛇了,不然可没法知道他们为什么跟踪我们了,我们还是好好休息为主。”

『天踦爵并没有将手放开,只是轻轻按着,他的手跟他的人一样纤细。我下意识将他的手握住,天踦爵看了我一眼,却没有再说什么』

嗯?叶小钗觉得这游戏真的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至少看起来不像什么友情发展。不过也说不定游戏里友情就是这么设定,毕竟现在各种影视作品里的友情都看得人浮想联翩,简直想让人大喊,这难道不是爱情吗!

不过游戏一开始正是很奇怪才让叶小钗感兴趣的,他倒也不是很在乎这些就是了。

『天色向晚,房间渐渐暗了下来,明月高悬,月光十分明亮,倒是利于视线。看着旁边熟睡的天踦爵有点好笑,之前倒是很警惕,结果最早睡着的却是他。』

『摇醒了熟睡的人,清醒的非常迅速,很快就是进入状态了。起身之后便拉着我从窗口离开』

“我们不着急拿东西,先把这群人解决了再说。他们一定会跟上来的。”

『大漠的夜晚虽然没有刺眼兼暴晒的阳光,但风沙依然不小,温度也很低。并非畏寒之人,但看天踦爵有些瑟缩,便将披风给他系上。他倒是一脸笑意。』

“正冷着就有人送上披风,真好呀!”

『一路跟着天踦爵,他的话也一路没有断绝,但能看得出他也一直在警觉那些跟踪的人。来到一处被半风化的遗迹前。』

“好了,两位朋友也跟了一路了不出来现个身吗?”

『果然自黑暗中走出两个人来,浑身裹着防风沙的黑衣,遮的很严实。但即便如此我也认出他们了!是欧阳上智的两个手下。天踦爵看我反应却毫不意外,带着一点无奈,我紧紧盯着他,天踦爵一定了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知道你现在很好奇为什么欧阳上智要派人跟踪你,但不解决掉他们两个,我也没法安静解释。”

『他果然什么都知道,我本该震惊的,但心底却很平静,仿佛他了解一切是件很稀松平常的事。』

“你果然是要背叛主人!”

『大概是天踦爵的话让他们产生误会,我无法解释,便只能以剑气点住他们周身穴道,封闭五感。』

“果然没有动手杀他们,不过也确实是你的性格。”

『那种熟悉感又从心底升起,天踦爵话语一副对我非常了解的样子,他到底是谁,而我究竟与他有何联系,无数疑问显现在脸上,但我知道他会给我解答的。』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欧阳上智只想用你的牺牲拿到那块琉晶而已,秘宝所在并不难找,但难的是如何取出,此处机关设计十分巧妙,若无机关解法,便须得一名剑术极快的人以剑气破坏机关,但当初设计者也是考虑到这点便在原有机关上又布置了一个应敌阵法,若是有人以剑气强行突破,便会触发这层阵法遭到自己剑气的反噬。武林中知道这个的人不多,而欧阳上智正是其中之一,但机关解法在我手中,他也只好用牺牲你的办法拿到琉晶了。而这两个人便是欧阳上智安排的所谓 ‘接应之人’了,他们不过负责在你牺牲之后能顺利将琉晶送给欧阳上智而已。这也是他们暗中跟踪你原因,毕竟同行说不定会一同被你的剑气反噬。”

“我懂他对你的恩情,这些年你还他的也够了,我只希望你能离开他,你不该在那里沉沦。”

『为什么?我以心音质问他,然而对天踦爵之前那番说辞我没有怀疑,心底总有个声音告诉我他不会骗我,可脑海里又浮现起当初苦思‘只手之声’时那个温雅平和的老人。』

“为什么?因为欧阳上智非是良主,你需要的平凡安静,在他那里永远没法实现。”

『你为何要帮我?你到底是谁?熟悉感没法骗人,但我依然想不起记忆里有他的出现。』

“我说了你也想不起来呀,重点并非我的身份。天踦依然是那句,是否相信在你,天踦只做应为之事。至于帮你,这便是天踦的意愿了。天踦能说的都说了,现在我就帮你拿琉晶。”

『天踦爵似在回忆地点,蹲在遗迹前摸索了许久,只听喀拉一声,地下显出了一个不大的洞穴入口。洞口之中隐约能看见一个圆形的机关,机关周遭布满了奇怪的符文,大概就是那个反噬阵法了。而圆形机关中心有四个不规则的凹槽,天踦爵进入洞口,似乎在按照某种顺序用手中晶杖对着凹槽扣了下去。不多时,圆形机关自中心一分为二,露出了里面的小木盒。天踦爵小心翼翼地将木盒抽了出来,然后送到我手上。』

“这就是琉晶了,你放心,绝对是真的。我知道你不会因为我的一番说辞离开欧阳上智,但至少将我的话放在心上,总有一天你会离开他的。”

『说这番话时天踦爵的脸上有些难言的悲伤之意,一向明亮的眼眸突然黯淡了许多,我心里忍不住有了猜测……,你曾说你来此地是为找人,那你……』

“嗯……你猜呀!”

『仿佛知道我要问什么,天踦爵还是这样暧昧的回答,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隐隐希望是自己心中的那个猜想。你这样什么都告诉我,不担心欧阳上智会知道吗?』

“因为我相信你啊!至于另外两个人嘛,我没法信任,不过交给我处理就好啦!”

『心底有无数话语想说出,却又不知从何问起,依然是那么强烈的熟悉感,依然是那么疏离的神秘感。』

“我也该离开了,有缘萍聚,再会。”

『说完,天踦爵深深看了我一眼,转身离开。我心中有一股拉住他的冲动,脚下却纹丝不动,毕竟欧阳上智于我有恩,我无法按天踦爵所说的去做。看着天踦爵一步一跛离去的背影,心中还是那句,再会,我们真的能再会吗?我还想……再次看见他……』

正陷入剧情的叶小钗突然被游戏提示砸醒

『一周目剧情完结,请存档进行二周目剧情』

什么,一周目这样就完结了?这剧情长度顶多只是一个故事里的段落啊!全篇就两个主要人物啊!什么鬼!

看着黑漆漆的屏幕,叶小钗陷入沉思。

这游戏有毒。


评论(7)
热度(33)

© 花叶菩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