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人在霹雳的深渊中(๑•ั็ω•็ั๑)

很讨厌自己,啊啊啊!我真是个虚伪又恶劣的人,明明根本没有生气却要借着生气哭出来,一边哭一边很冷静的看待自己,我真是个胆小鬼

又是负能量爆发的夜晚,大概实在闲得没什么想的时候就要矫情一回,心里的难受无法宣之于口,我已经习惯装成了某个样子,有时候会觉得自己虚假,但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那个样子。然而内心却冷静地告诉我,你在自欺欺人什么,你什么本质,你自己心里难道不清楚吗。

也许真的不清楚吧

莲叶何甜甜

七夕贺文

当叶小钗踏着月色的银辉赶回琉璃仙境时,却并没有看见有人。从前往往一回到琉璃仙境的大门便能听见屈世途在大喊大叫,今天却安静的很,无论是屈世途还是屈世途大喊大叫的对象似乎都不在的样子。

推开素还真的房门,也没有人,但床铺似乎留有余热,桌上的半杯茶水还未凉透,叶小钗当下心念电转,拿了件披风便出去了。

其实素还真也没有失踪,屈世途说是要和青衣宫主共度佳节,昨天便收拾收拾包袱溜了。先下琉璃仙境没有人,素还真白天躺着看了会书,自觉无聊,又斟了杯茶,心中盼着某人,却一直不见人影,喝到一半又是心内燥热,便出来走走。

夏夜风凉,而素还真大概是有些糊涂了,连鞋袜也没有穿,身上罩了一件薄衫就跑了出...

一个苦境大佬们沉迷换装的故事

奇迹暖暖梗


重要的事说三遍!!!


ooc!ooc!ooc!

送给朋友的生贺,结果写成了雷文......

其实这个脑洞最初叫奇迹素素,emmmmmm,可惜写歪了


最近苦境看似平静,boss们似乎都偃旗息鼓不热衷搞事了,各路外星人也都安安分分待在自家外太空养老,没有对着苦境这块肥肉垂涎三尺。正道同僚们纷纷恨不得跪地表示感谢,忙活了这么多年,boss们一个接一个,前仆后继,夜以继日,真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武林难得的清闲时光,但正道们这么多年也是忙习惯了,总觉得要找点什么事做做。


危险事业肯定不需要做了,但娱乐活动还是可以有的。...


写手挑战

本来是甜虐十题的,但由于我太懒了,就憋了甜的四题,剩下的看缘分吧(望天。)


以下任一句子为结尾写一篇甜文

1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天色看起来很不好,天踦爵快步走进一个破庙,果不其然前脚进庙,后脚便下起了倾盆大雨。方圆几十里荒无人烟,看来今晚只能住在这破庙了。燃起篝火才发现还有个人,深灰色的披风,遮不住的白色长发,和即便是梦中也无法忘却的一张脸。天踦爵不自觉地勾起微笑。

“叶小钗。”

对方没有答话,但从他的眼睛中看到了自己熟悉的温柔。

偶尔住一下破庙,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天踦爵想。

那场雨持续了一整晚,彻夜未停。


2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叶小钗发觉...

我的galgame不可能这么真实 04

熟悉的界面,熟悉的音乐。

叶小钗在昨晚怒关游戏的12个小时之后又鬼使神差地打开了游戏。毕竟当一个游戏你从头玩到尾居然什么都没有发生这也太诡异了一点,这要是在steam上叶小钗是要分分钟怒退款的。但鉴于心底还是有些莫名的在意,于是第二天又口嫌体正直般的点击了开始。

界面还是满池水波荡漾的白莲,朦胧的烟雾笼罩其间,说起来也奇怪,明明这游戏背景全程都是大漠风沙的,也没见到半朵莲花,到显得界面跟游戏风格有些不适应了。虽说叶小钗倒是意外很喜欢这个界面,看着十分舒心平和,倒不是文艺青年追求什么意境,大抵就是看着心里欢喜。

大概是一周目完成的原因,界面多出了一个选项,叫做成就奖励,点进去目前只显示出天...

立个flag,不是今天就是明天把文更了,明天要去学校,过几天还要去ccg,能多写点就多写点吧,七八月要忙起来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烦躁啊什么都写不出来的感觉好糟糕

我的galgame不可能这么真实 03

叶小钗在电脑前已经坐了近三个小时。天色已经很晚了冬天的夜里一向是很冷的,叶小钗的手脚都有些冰凉,但他还是坐在电脑前。

当一个你以为本来只是普通的galgame突然出现了意外的属性,叶小钗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毕竟这是一个从来不玩黄油以及各种美少女游戏的乖孩子。

说不定只是自己想多了呢。

看着游戏两眼含笑的天踦爵,叶小钗还是点了继续剧情。

『……』

『我不清楚天踦爵此举何意,只看着他,并没有动身』

果然是想多了啊。叶小钗心想,只是普通的武侠故事啊,并没有美少女,也没有奇怪的倾向,狂刀最近这是爱好变了啊。

『天踦爵叹了口气,又笑道:』

“你想什么呢,我不过是让你保存体力好应付晚上的行动...

我的galgame不可能这么真实 02

齐烟九点天踦爵,是游戏出现的第一个可以交互的角色,按照游戏里的描述来说,叶小钗觉得他还挺可爱的。

『来人一身深棕色的西式礼服,白色卷曲的短发,脑后长发扎了简单的马尾,但又留了两缕长长的头发垂在胸前。借着火堆的映照,天踦爵有一双十分晶亮的红色眼睛,又似藏着浅浅笑意,让人忍不住想到某种长耳毛茸茸的小动物。手里还拿着一根华丽的水晶权杖,看起来装饰的作用更大一些,不过与他倒是很相配。』

『我没有回答,不过天踦爵也不在意,便自顾自的坐在了火堆旁离我不远的地方,但时不时还要偷偷瞄上两眼。』

『过了不知多久,大概察觉气氛沉默的有点尴尬,天踦爵往我这边挪了一些,然后用手上的水晶权杖戳了戳我的衣服。』...

1 / 2

© 花叶菩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