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人在霹雳的深渊中(๑•ั็ω•็ั๑)

莲叶何甜甜

七夕贺文

当叶小钗踏着月色的银辉赶回琉璃仙境时,却并没有看见有人。从前往往一回到琉璃仙境的大门便能听见屈世途在大喊大叫,今天却安静的很,无论是屈世途还是屈世途大喊大叫的对象似乎都不在的样子。

推开素还真的房门,也没有人,但床铺似乎留有余热,桌上的半杯茶水还未凉透,叶小钗当下心念电转,拿了件披风便出去了。

其实素还真也没有失踪,屈世途说是要和青衣宫主共度佳节,昨天便收拾收拾包袱溜了。先下琉璃仙境没有人,素还真白天躺着看了会书,自觉无聊,又斟了杯茶,心中盼着某人,却一直不见人影,喝到一半又是心内燥热,便出来走走。

夏夜风凉,而素还真大概是有些糊涂了,连鞋袜也没有穿,身上罩了一件薄衫就跑了出来。仗着功体深厚,想着不过是来玉波池走走,没有多在意。只是病中仍抵不住寒意侵体。素还真也不在意,身上虽冷,心口却还闷着一股子燥热,恨不得一头扎进池子里,好在素还真做不到这么豪放,只是坐在莲池边上,让双脚荡进池子里凉一凉,只是少不得得让屈世途说上一回了。想想以前也是常常夏夜里闷热,睡不着了就跑莲池爽快一把,屈世途生活规律睡得早,总归是抓不到,但还是会被……

『素还真』心里传来熟悉的声音,似涟漪在素还真心间荡开。

愣怔中,肩膀忽然感受到重量,回头看见熟悉的面容,叶小钗就这样突然出现,还有些风尘仆仆,看来是急着赶回来了,素还真心里有些甜。

暗红色的刀疤在黑夜中不甚明显,漆黑的眼眸却熠熠生辉,这人总会用认真专注的眼神看着你,每每被叶小钗这样盯着,便是素还真也受不住不免有些面热。

“咳,小钗你回来啦。” 低头避开视线,在看下去,只怕脸上都要烧起来了。

『嗯,我来找你。』一如既往的言简意赅。

叶小钗将手里的一件外套披在素还真的身上,不过叶小钗没有松手,反而就着衣服,将素还真拥在了怀里,同他一起坐在池边。

身体有回暖的迹象,叶小钗的怀抱令他感到安心。对了,从前半夜跑出来,也是这样。屈世途早睡,然而总会被叶小钗发现,但叶小钗不会像管家屈那样碎碎念,他向来以最大的包容力对待素还真,以致一到半夜发现他不在,就会自发自觉带着外套出来找素还真。

『今天是七夕。』

“所以牛郎这一趟鹊桥走的够久的。”虽说叶小钗还是赶回来了,但是素还真无聊了一整天,不满总是要发作一下的。

『你是织女?』但叶小钗却抓错了重点,毕竟素还真偶尔也会被叶小钗直接的思维打败。

“劣者只是一个比喻…….七夕佳节总要有点气氛。”

『可是牛郎织女一年只能见面一次,见面不过数个时辰又要面对分离。』叶小钗大约是七夕心有所感,素还真自然听得懂弦外之音。

素还真望向天空,此刻明月高悬,银辉泄落莲池,天上两三点星子闪烁,地上两人相依相偎。

“心中念着对方,自然不觉甚苦,长久如千年万年,如此也是一种相守。牛郎织女心中安稳放着彼此,便是九霄银汉也阻断不了他二人相思之情。”

江湖风波不断,素还真和叶小钗也并非能时时刻刻见面,总是不断的遭遇各种波折,在一起时,也总是磨难多余欢娱,那一点的旖旎情思也被红尘浪涛淹没。相识数十载,两人共度的七夕确实屈指可数,闲暇时光都仿佛是上天的一点恩赐。或许还要欣羡牛郎织女,不管如何,总是相见有期,而他们有时却无法定下相见之期。今次若非叶小钗赶回,只怕今年七夕又如往常一般错过。

奔波江湖事苦,历百苦却不曾后悔,如此才是素还真和叶小钗。

『那我一直念着,你听到了吗?』捉了素还真的手熨帖在心口,掌心下是温热而鼓动的心跳,借着素还真的手一路传回到心间,两厢流连,是彼此心与心的触碰。

素还真面上愈发热了,面对叶小钗的直接,九曲十八弯的心思通通败下阵来。都说叶小钗不善言语,但在素还真看来,明明就是能言善道,总是直接的让人接不了话。

“劣者可不是织女,你念织女的名字,劣者自然听不到~”素还真虽是年岁长了叶小钗许多,偶尔也会使些坏心思。

『素还真,素还真,素还真…....』一声声名字像小石头一样砸进素还真的心湖,明明是夏夜风凉的天气,素还真只觉暖意流通全身。

“嗯,劣者听到了。”说完,叶小钗将素还真抱的更紧了些。

像是寻求安心一样,素还真抬头望向叶小钗,伸手缓缓抚过刀疤,描过叶小钗的眉毛,似是想将他的模样牢牢印刻在心里,就像千年万年相守的牛郎织女一样,即使不在身旁,心底对这个人的思念依然不减分毫。收手时却被对方轻轻握住,对待易碎品一样,一点点的轻吻,叶小钗的气息喷洒在手背上,搅的素还真一池春水荡漾,身子不自觉的软了下来。渐渐不满足手上的触碰,叶小钗低头碾磨素还真的唇瓣,直到吻得素还真气息都有些不稳才分开,夏夜静谧无声,素还真有些急促的喘气声鼓动着叶小钗的耳膜,过热的气息在两人间流动,一颗心仿佛要跳出来似的。素还真又非常配合的闭起双眼,叶小钗这才慢慢又从轻轻颤抖的眼睫一路轻触到脸颊,吻的素还真有些痒,忍不住想要后退,却被紧紧箍住无法动弹,又辗转流连到唇边。吻毕,两人嘴边都扯出一丝银线,叶小钗忍不住用拇指轻轻拭去。素还真有些一边轻喘,一边望向叶小钗,眼中似有水波流动,看的叶小钗有些难以忍耐。伸手扯了腰带摸进衣服里,却被素还真按住双手,趴在叶小钗肩头,声音细若蚊吟。

“……我们回房去。”虽不能幕天席地欣赏七夕明月,但叶小钗更不愿辜负此良辰美景。

叶小钗当下连着外套打横抱起素还真,走回琉璃仙境。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一夜云雨未歇,天光放晴,暖阳从床帐中透过,素还真在迷迷糊糊中醒来,下意识伸手向旁边摸去,身边床铺已冷,清醒之后才想起以前每每情事之后第二天,叶小钗总会早起亲自给素还真准备早点,虽然都是以往骚扰屈世途,如今屈世途不在,也不知叶小钗能做出什么来。

素还真磨磨蹭蹭的坐起身,昨夜不得安歇,倒是口渴的很,正打算下床倒水,叶小钗捧着一盘早点进了门。

两人间心有灵犀,叶小钗将早点放在桌上,顺手倒了杯茶给素还真,升起床帐,坐在床沿揽过素还真入怀。

“第二天,鹊桥都没啦。”素还真一开口就想逗逗叶小钗,他少年老成,却总能引起素还真逗弄的兴趣。

『没了就没了,第二年鹊桥出现再回去。』叶小钗一本正经的认真回答到,难得回应素还真的玩笑。

『吃早点吗?』心音难掩叶小钗的满心欢喜,大概十分期待素还真尝尝他的手艺。

“素某现在还不饿。”只可惜素还真却不给面子。但话音未落,素还真就被叶小钗扑倒在床上。

『那就……到饿了再吃。』

“啊!叶小钗你!”素还真剩下的惊呼话语被吞入口中,床帐又不知何时放下了。

对叶小钗来说,七夕可不止于昨天。

只愿年年岁岁如今朝,花好月长圆。


短小的一发,祝愿小钗素素七夕快乐,愿相依相随到天荒地老!你们俩永远都是我心上的人XD

评论(2)
热度(19)

© 花叶菩提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