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人在霹雳的深渊中(๑•ั็ω•็ั๑)

我的galgame不可能这么真实 04

熟悉的界面,熟悉的音乐。

叶小钗在昨晚怒关游戏的12个小时之后又鬼使神差地打开了游戏。毕竟当一个游戏你从头玩到尾居然什么都没有发生这也太诡异了一点,这要是在steam上叶小钗是要分分钟怒退款的。但鉴于心底还是有些莫名的在意,于是第二天又口嫌体正直般的点击了开始。

界面还是满池水波荡漾的白莲,朦胧的烟雾笼罩其间,说起来也奇怪,明明这游戏背景全程都是大漠风沙的,也没见到半朵莲花,到显得界面跟游戏风格有些不适应了。虽说叶小钗倒是意外很喜欢这个界面,看着十分舒心平和,倒不是文艺青年追求什么意境,大抵就是看着心里欢喜。

大概是一周目完成的原因,界面多出了一个选项,叫做成就奖励,点进去目前只显示出天踦爵一栏的信息和满值好感,剩下全都是???的形式。往下翻了翻,还不少的样子。成就大概就是收集这些角色的好感吧,看样子天踦爵是完成攻略了,根本没有难度嘛,叶小钗忍不住腹诽。就是不知道奖励是什么,没听过这类游戏还搞成就奖励的,也没有什么说明,可能要登达成全部成就才行。

叶小钗再次点开一周目结局存档,游戏二周目是需要继承才能开启的,叶小钗昨天崩溃归崩溃,还是乖乖存档了的。

游戏开始。

二周目剧情果然不同了,这次开头是在一片清幽的竹林里,只见一人盘坐林中,一派祥和静谧之景,仿佛融景于林,虽然只能看见背影,但这长长的白发,应该就是主角无误了,只是目前是什么时间线呢,目前似乎看不到什么与一周目相关的时间信息。

『师父的题目,究竟是什么意思。端坐林中,恍然未觉自己竟然一夕白发。究竟何为‘只手之声’』

从一夕白发,只手之声,叶小钗倒是知晓了大概的时间线,看来是之前发生的故事,这次估计能看到更多故事的内情了。

『苦思一月有余,自己剑道有所得却始终无法达到师父所说的剑圣境界,是心不够静吗?是我资质不足吗?双掌合击故而发声,然而只手如何有声?茫然看着这双练剑的手,脑海里却是思绪万千。』

『自入剑道,师父只传授了三招,‘探’‘自谦’‘必胜’以无招化万千招式,而自己已经能够达到意发并行的境界,但若要更精进达到发在意先的境界,却陷入了瓶颈。』

『脑中意识一片混沌,竟像回到天地初生一般,看山似山非山,看水似水非水。』

叶小钗对这段剧情倒是挺有兴趣,倒并不是什么感同身受,毕竟自己不需要学什么禅悟之类的大道理,而是对这个处在迷茫的剑客有些难言的感触。

『正当思绪混乱之际,却听到身边传来非常亲和的声音。』

“孩子你在苦恼什么?看你十分痛苦地模样,说出来,也许我能帮助你。”

『面前的人一副中年文士的打扮,满面胡须,看起来温和慈祥,十分有礼,令人没有拒绝的欲望。也许是抱着病急乱投医的想法,自然是将‘只手之声’的难题告诉了他。』

『听完我的问题,中年文士先是望天像是静静思考了一番,而后一声轻笑以一种十分自若亲和的态度对我说道:』

“想要了解只手之声的含义,就非要达到‘无心’的境界,而‘无心’便是要你破除一切迷障,不以自身意识为主,只要你用这种没有自我意识的状态去理解,便会知道只手之声就是无声之声。”

『听完话的刹那,我心中天地仿佛瞬间清明,不再混沌。此刻眼中的世界犹如重新认识一般,山川草木又回到了最原生的状态。山便是山,水便是水。』

『正兀自震惊着感悟,这和蔼的中年人此时又开了口。』

“你资质上佳,寻常人要想领悟这样的境界,终其一生都无法达到,以你的天资,若是靠你自己用这‘一叶障目’的笨办法少说也要用二十年才能领悟的到,我给你点明了其中的真义,让你少浪费二十年的光阴去思考,所以,你要记着,你有二十年的时间是我欧阳上智的。”

叶小钗也震惊了,倒不是感同身受剑客的领悟,而是这个看似其貌不扬,温和文雅的中年人竟然就是欧阳上智,因为前期一些游戏的介绍,叶小钗知道欧阳上智是武林中一个野心勃勃的阴谋家,而主角则是因为感念点拨之恩才成为他的杀手,倒是与一周目剧情时天踦爵所说的话能联系上不少。

而一周目的剧情,正因为有天踦爵的帮助才不至于主角死在欧阳上智的算计之下。看着游戏里欧阳上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叶小钗倒是感叹这年头游戏的boss都是这么锋芒内敛,低调如NPC啊。

之后,剑客为了证明自己的感悟,将自己的舌头割下交给师父,表明自己无需言语,成为无心刀剑的决心。

『孩子,你已经达到了发在意先的剑圣之境,我能教你的全部都教你了,好好带上我赠你的刀剑,苍鹰就该翱翔于天空!』

叶小钗心想,只可惜成也欧阳上智,败也欧阳上智,终究不能如了这位师父的愿啊。

看来二周目相当于前情了解,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知晓天踦爵与主角的过往呢。看完这一段前尘往事,剧情又跳到了十七年之后,大约又是一次叶小钗执行欧阳上智布置的任务途中,这次又会遇到什么人呢?

剧情来到一处山峰之下,远处群山隐于朦胧烟雾之中,恍如仙境,主峰高耸入云,不过上面似乎能隐约看到些建筑的样子。地方倒是不错,叶小钗很喜欢这个场景,身在人间却又不似人间,少了些高处不胜寒的孤傲,多了点红尘的味道。

『欧阳上智极少让我单独出行任务,多是留守世家,此次却是意外,任务也是暧昧不明。来此山中找寻素还真,是杀?是请?只字未提,似乎只要我来试探即可。当下深思无益,我也只好先进山寻人再说。』

素还真?叶小钗没记错的话是一周目剧情里提到的武林中能与欧阳上智一较高下之人,一周目只是背景故事里有提到这个人,相比好歹在对话里出场的欧阳上智,素还真倒是更能担得起神秘二字,透露的信息少的可怜。不过接下来应该能好好了解这个角色了吧,既然是到这里找寻素还真,那么此地便是…琉璃仙境?倒是挺符合的,叶小钗心想。

『朦胧烟雾中群山看似平静,却处处暗藏机关阵法。此地阵法因应地气并且暗合五行八卦之术,巧妙非常,四周全是一模一样茂密树林,若是寻常人只怕是察觉不到,不得其门而入,是该仔细应对这些阵法。』

『正在思索如何破阵,山间烟雾似乎慢慢消散了,渐渐显出一条上山的小径来。看来山中主人已经发现,总之都是一见,省些功夫倒是好些。』

『走了不知多久,山下烟雾渐起,来时的路也隐去,山上建筑却是慢慢清晰可见。门口有立石,上书:琉璃仙境。亭台楼阁具是风流雅致,进入其中便能看见一片荷塘,塘上九曲回廊直通湖心,湖心有亭,掩在莲荷之中。定睛望去,荷塘深处似乎有人。』

“既来之,则安之,贵客何不进亭一见?”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来人声音悠远清澈,出口自带一股文雅气质,听的人十分舒心,似清泉流过心间。』

叶小钗觉得这声音听起来挺像天踦爵的,只是天踦爵声线活泼些,这位倒是不少书生气,难不成这游戏的CV没几个吗,不过鉴于声音确实很好听,也就不计较什么了。

『来至湖心,只见一人抚琴而坐,一身儒雅白衣,白发高冠,手执羽扇,一副儒生做派,面容清秀,不似凡俗。』

“在下三余无梦生,敢问贵客来此何事?”

这,这,这,这长相难道不是天踦爵吗?叶小钗满脑子都是问号,怪不得声音一样,难道天踦爵和三余无梦生是同一个人,可是一周目时,无论是主角对天踦爵并无印象,倒是能说明天踦爵对主角的熟稔。

只能说剑客一定失忆过,不然见过的人为什么会不记得呢,这两张脸分明一模一样。说起来一周目时剧情也明白写了对天踦爵有熟悉的感觉,说不定就是这样,他们之前认识,可是主角经历过什么,忘掉了这段记忆,才会有一周目见面不相识的剧情。

可是琉璃仙境不是素还真的居所吗,为什么素还真不在这里,他们俩跟素还真又是什么关系呢?

『正想以剑气写字,对面的人却开了口』

“阁下是想来寻素还真?只怕要让阁下失望了,素还真前些日子就失踪了,此地已经是三余的居所了。”

叶小钗越来越确定三余就是天踦爵了,连听懂说话这点都像。

『素还真失踪了?这巧合来的莫名,可是除此地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线索了,要如何找人呢?不过,这三余无梦生……』

“你怀疑我是素还真,哎,你不相信我的话也是情理之中,不如就请这位公子暂留一晚,说不定你就能见到素还真呢?”

『本来这任务也并非强制,若实在寻不到人,据实上报也未尝不可,毕竟欧阳上智并未让我有什么实际的动作,而素还真的失踪也不失为一个重要消息。看着三余无梦生那张过分俊秀的笑脸,心底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却总也想不起来,我对他很熟悉。』

又过夜又熟悉,这剧情仿佛在进行一周目。叶小钗依旧忍不住吐槽的心。

天踦爵你熟悉,三余无梦生你又熟悉,假设天踦爵是因为三余而让主角熟悉,那三余无梦生又是因为谁?他到底要熟悉多少人啊!不对,这主角到底熟悉的是谁啊!

这剧情,叶小钗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评论(5)
热度(30)

© 花叶菩提子 | Powered by LOFTER